仙界式教育

仙界式教育


来源:中国儿童文学网  作者:范彦辰

《仙界式教育》

  简介:楚翎是仙界的一个普通中学生,一天偶然获得了两个系统,乖巧与叛逆。两个系统都想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,为此她在躲清静的过程中遇上江洋大盗秋裳,秋裳不相信她已经将关键证物交给了警察,为此一直跟踪威胁她,楚翎在过程中被迫参与进了秋裳的任务,并牵扯出事关仙界、妖界、魔界三界之间的旧事秘闻,并在过程中逐渐成长,明白“叛逆”与“乖巧”背后真正的含义。乖巧一定是好的?叛逆一定是坏的?事实告诉她,并不是。

作者:范彦辰
笔名:居北海
地址:吉林省珲春市阳光小区四栋三单元
邮编:133300

 

第一章 黑白大战

  楚翎是个不折不扣的普通神仙。
她今年芳龄六百一十九岁,家中三兄妹中排行第二,就读于仙界恒光州初阳区第一初级中学己级,刚刚经历过一场期中考试,今天拿到成绩一看,全年级两千三百六十二人中排行一千四百七十一,全班五十六人排行二十四。
  是个再中间不过、再普通不过的仙界学生了。
  成绩中等,相貌中等,人缘中等,家境中等,说的就是楚翎这样毫无特色,既不优秀的让人羡慕,也不困难的让人同情的普通神仙了。
  此时此刻,她手里拿着要回去给父母签字的成绩单,正腾云在回家的路上。
  和她在家里是世交、在学校是前后桌的朋友秦澜并肩站在同一片云上,手里也拿着一张成绩单,不同的是,一片墨字中有一个极其鲜明的红字,写着大大的“乙下”。
  秦澜长吁短叹:“枉我这个学期这么刻苦,还拼命的讨好他,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,写个乙中会死吗?”
  楚翎情况比她好一点,但也好不了太多——她得的倒是个乙中,但秦澜真正想得的是甲,说乙中只是因为自己没得到所以随口说说罢了。
  但是楚翎——她心大啊!
  所以她居然还挺高兴的:“这成绩可以了,本来新来的这个术数老师就要求严,你没看这次连青青都只得了个甲中,我估计她回去要挨罚。”
  秦澜想了想,也深以为然地点头: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感觉好多了。”
  楚翎看见天边极远的地方有两只鸟在打架,黑的那只看上去相当狼狈,被追的到处掉羽毛,而白的则气势汹汹,往前冲的架势又凶狠又迅速,大有不把黑鸟弄死在这里不罢休的架势。
  她在秦澜袖子上扯了一下:“哎秦澜,你看那边,能想起什么来不?”
  秦澜往那边两只鸟看了一眼:“两只鸟打架?”
  “不是那个,”楚翎把自己的民风试卷翻出来,“你看这道题。”
  问:人界纳东族着名传世英雄史诗,以宗教方式记载的五言诗体文学,以描述两个部落间的战争为主的作品叫什么名字?
  秦澜和楚翎盯着那道题几秒钟,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地抬起头,异口同声道:“《黑白大战》!”
  “这两只鸟怎么早不出来!”秦澜惋惜得直跺脚,“我要是早想起来,民风课就能拿甲上了,我就差这一道题!”
  楚翎摇头晃脑,叹息道:“这就是命,不公平的命!”
  “你说说,诗里面黑的总是输就算了,真打起架来也是黑鸟输啊,这算不算是一种命运?”楚翎突发奇想,指着那两只越来越近的鸟说道。
  “这叫巧合。”秦澜大翻白眼,“算了算了,再怎么想这分也已经没有了,这几天我娘可把我念叨坏了,反正现在成绩也下来了,她再念叨也没用,我要回去把这几天的《穿越魔界的爱恋》都补上!”
  “等休沐日我到你家,我们一起看吧,”楚翎想想都同情自己,“我哥把家里的留屏占了,天天放他的音乐,谁也别想看。”
  “行啊,”秦澜提醒她,“顺便问问你妹妹能不能帮个忙,这术数老师事儿太多了,留的都是些什么题啊,反正我不会。”
  “我记得,叫预备题,”楚翎把自己的卷子收起来,“说是什么现在就做庚级的题,难是难了点,但是等到我们庚级的时候再做就简单了,看一眼就会。”
  “去他的看一眼就会吧,我要有那本事,早跳级去高级中学了!”秦澜对这个这学期刚来的术数老师相当不满,“有本事他倒是直接让我们做高级的题啊,弄这些乱七八糟的!”
  “没事,你好好学,到时候回来当校长,就可以随便你把他捏圆搓扁了。”楚翎笑嘻嘻地提出一个建议。
  “那我还不如嫁给现任校长,然后吹他的枕头风。”秦澜随口吐槽着,无意中抬头一看,那两只鸟已经越来越近了,“不是,这是鸟吗?我怎么觉得不大像啊?”
  楚翎也随着她的话抬起头来。
  原来这两个东西离得特别远,个头不大,又是在天上飞的,她们下意识就当成了鸟,但现在离的越来越近了,大概形状也就看得越来越清晰,与其说是鸟,还不如说是两道光,在空中飞快地穿梭着,一时拉长一时缩短,变幻出种种不同的形状来。
  “是不是鸟好像不是很重要吧……”楚翎有点迟疑地说道,“我怎么觉着,看他那方向好像要朝我们这边撞过来了?”
  “这还用你说吗?瞎子都看见了!”秦澜抓着她肩膀往下一按,“蹲下!”
  黑白两道光“忽”的一下就从楚翎头顶上就窜过去了,白光飞得低一点,把她头发都抓乱了。
  “这什么东西啊?”楚翎心有余悸地站起来,“又是谁家在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实验,放出来瞎撞人?”
  “看起来也不像是机关术啊,什么东西?”秦澜也莫名其妙,话音才落,那黑光就已经带头又飞过来了。
  这条路平时人挺多的,因为是学生上下学的必经之路,但因为今天发成绩,本来放的就比平时要早,她们两个又负责今天的班级卫生,所以出来的时候,路上几乎找不到第三个人,想找个人问问都不行。
  “我觉得……”
  “嗖!”黑光从她脑袋顶上窜过去了。
  “不管是谁家不小心放出来的……”
  “嗖!”刚抬起一点头,白光又从她脑袋顶上窜过去了。
  “就算赔钱也要把它们两个打下来啊!”楚翎忍无可忍地大叫。
  “我说你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吧?不至于要用这种恶作剧对付你。”秦澜手里出现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,准备等那两道光再来的时候就给它们一下,“还是说像你说的那样,这就是命?”
  “我那是说着玩儿的!”楚翎也把自己的剑拿出来了,“再说了,我们两个站这么近,凭什么就只打我啊,别是你弄出来的吧!”
  “站的这么近,可是就打你一个,所以我才说,这就是命啊。”秦澜摆好了姿势,看那两道光越来越近,“再说我要有这本事,弄出这么个东西来,我早就以特长生的身份跳级了好吧,还在这里念初级中学?”

|<< << < 1 2 3 4 5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叹号
·下一篇文章:无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61w.cn/news/xiaoshuo/194121252572918FAF5794597467I0D.htm